德才兼备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才兼备
坚持德才兼备要处理好四个关系
发布时间:2012-01-03   来源:2005年第12期《人事管理》
一、德与才的关系
德与才不是互相孤立的,它们之间以及它们与周围事物之间都存在密切的联系。北宋时期的思想家、政治家司马光曾非常深刻地指出:“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主帅也”。就是说,德与才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有机统一的,相互渗透、相互转化的,二者是不能分离、不可偏废、缺一不可的整体。
1.德与才是有机统一体。德与才的统一性是德才兼备得以存在和实施的根本条件。德与才是相互转化、相互渗透的。德中有才的因素,才中也有德的因素。通过加强思想道德品质的修养,有助于干部提高献身于党的事业与国防事业的思想觉悟和认识能力,使才的作用向积极方向发生转化;通过才的提高和积累,可以不断提高干部的理论水平,增强自身思想道德品质修养的力度,从而提高德的层次和境界。德与才的统一性,最终体现在双方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相互渗透而取得的效果上。可以说,德是德才兼备效果的“催化剂”,而才是德才兼备效果最直接的“显示剂”。因为检验一个干部的素质究竟如何,要通过某种效果才能体现出来。
2.德与才之间存在着主从性关系。德是第一位的,德为前提,才能为主。“德”是选拔任用干部第一位的条件,起着决定的作用。“德”性不好,专业再过硬,能力再高强,也不能委以重任。但是,强调德为第一位,并不意味着才无关紧要。如果干部不懂专业,指挥能力很差,平时带不了兵,战时打败仗,那么“德”再好也是没用的,在坚持德为前提的条件下必须要有才。有句形象的说法:“有德无才是次品,有才无德是危险品”。强调德为前提,必须注重从政治上考核选拔干部。只有德行好,政治上合格,知识、能力才能用到革命事业中去并得到充分发挥。但是,只重德忽视才也不行,没有足够的才能,再好的德也难以充分发挥作用。特别是随着我军现代化进程的发展,对干部才能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正确处理德与才的辩证关系,必须因职而异,各有侧重。现实生活中,干部德与才绝对统一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只是相对偏重。如专业技术过硬,指挥素质好,但自我要求不太严;或是思想品行端正,自我要求严格,但组织能力偏低等等。因此,应当与拟任职务结合起来认识,以对履行岗位职责的影响度大小为出发点来确定其比重。如专业性强的岗位,拟任干部“德”上无大问题,就要以专业技术为主要选人标准。对管钱、管物、管人的岗位,则在能力比较适应的情况下,以是否廉洁清正,克己奉公为主要标准,突出德的重要性。
二、德才兼备的绝对性和相对性的关系
德才兼备是绝对和相对的辩证统一。德才兼备的绝对性,表现在德才兼备对于干部个体所应具备的素质要求来说是五条件的,对于我军干部队伍建设来说是永恒的,德才兼备内容的发展变化是无限的。其相对性表现在德才兼备在不同时代、不同观念、不同的任务下是有变化的。也就是说,德才兼备是有条件的,暂时的,有限的。德才兼备的绝对性贯穿于德才兼备的相对性之中。德才兼备的绝对性不能跳出时代、观念、历史任务的范围这个相对性。我军干部必须德才兼备,这是德才兼备绝对性的体现。而德才兼备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人们认识上的局限性、观念上的差异性、时代主旋律的不同而有各个时期的不同内涵,其不同内涵表现出了德才兼备的相对性。德才兼备这个绝对性只能通过不同历史时期的具体内涵表现出来。德才兼备的相对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为绝对性。德才兼备的内容具有相对性,但有些基本内容必须长期坚持,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变化而变化,因而它就逐渐转化为干部工作所遵循的原则和规律,变为具有绝对性的内容。我军从建军开始,伴随着发展壮大的过程,相继制定了一些选拔任用干部的标准,这些标准刚开始都是结合当时的具体情况制定的,并在不同的阶段和任务中进行改进和变化,是具有相对性的标准。但有的内容通过实践的检验,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并最后上升为原则和规律,成为具有绝对性的标准。
三、德才内容的完整性与德才具体表现形式的不完备性之间的关系
德才兼备中德才内容的完整性是指它是由各层次和各要素构成的一个完整体系,这个体系中的层次和要素必须同时存在,缺一不可。德才具体表现形式的不完备性是指它在内容上各自都包括着一个多层次、多因素的体系。具体到每一个人,其德才素质会表现出某种不完备性。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哪个人能够同时具有德才两个范畴中的所有条件。事实上,德才内容和德才的表现形式构成了德才兼备体系的基础。它们之间的关系:首先,是对干部队伍整体要求和对干部个体要求的关系。德才内容的完整性是对我军干部队伍整体上的要求。作为德才内容,必须要注重其完整性。德才具体表现形式的不完备性是就干部个体而言的。具体到每一个人,其德才素质就会表现出某种不完备性。我们平时所说的贤人,其实并非完人;所谓“德才兼备”,也并非德才尽备。选用干部,如果不懂得德才条件的不完备性这个道理,常常会使干部选拔者陷入“目中无人”的困境。正确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必须在坚持德才内容完整性的前提下,对每一个干部进行衡量和评价时,必须破除求全责备的观念,坚持按德才具体表现形式不完备性的规律办事,做到“德看主流,才看一技”。其次,德才具体表现形式的总和构成德才内容的完整体系。每个干部都不可能具备德才兼备完整体系所要求的全部德才条件。这是因为,德才兼备的完整体系所要求的德才的内容非常丰富。从德的方面来说,它包含阶级属性、道德品质和心理品德三个层次,是一定社会的道德原则和规范在个人意识和行为中的体现,受社会道德、生活环境和教育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并取决于个人的道德修养和所从事的社会实践活动。从才的方面来说,仅就知识而言,一个人倾其一生也只能学到沧海一粟的知识。任何一个个体都不可能具备德才内容的所有要求。世界是丰富多样的,“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每个人在品德或才能方面都有其突出的一面。而我军德才兼备所要求的德才正是这“形形色色”干部个体身上优秀品德和才能的总和。
四、德才兼备与干部任职资格的关系
 
德才兼备与干部任职资格具有内在统一性。德才兼备与干部任职资格是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辩证统一关系。德才兼备作用范围包含了任职资格作用的范围。德才兼备发生变化必然要影响到任职资格的变化;同样,任职资格发生变化,必然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德才兼备的变化。因此,德才兼备的作用更具有全局性、广泛性。它一旦发生偏移,对干部队伍建设将产生基础性和根本性的影响。任职资格的总和又会集中反映出德才兼备的内容,所以,德才兼备是任职资格的主导,干部任职资格是德才兼备的反映,二者是统一的。从我军历史看,干部任职资格内容与德才兼备内容具有相同点。干部任职资格内容是根据不同历史条件而具体规定的,不仅有对“德”的具体要求,也有对“才”的具体要求,还有对健康、年龄、资历等方面的要求。干部任职资格的每项内容都反映出一定的德才兼备内容。而德才兼备在具体职位上的应用,又可以转化为干部任职资格的条件。如:将德才兼备转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服役条例》规定的干部应具备的任职资格内容;转化为具体职务类别上的任职资格内容。比如:团以上领导干部就要受到《团级以上领导干部职务任免暂行条例》所规定的任职资格内容的限制。另外,不同级别的专业技术干部的任免要受到专业技术培训和职称资格等方面任职资格的限制等等。因此,干部具体职位的任职资格内容,是干部德才内容和干部任职资格内容的统一体。在功能上,制定干部任职资格是为了把德才兼备具体化,以便能够更准确地选拔和任用干部。二者对干部的选拔任用都具有规范功能、导向功能、约束功能与监督功能。
干部任职资格与德才兼备又具有明显的差异性。十部“任职资格”作为用人的条件,与德才兼备并不处子同一层次。德才兼备从根本上反映统治阶级的用人方针和原则,而任职资格则是用人方针和原则在干部选拔任用实践中的具体应用和深化。德才兼备分为“任人唯贤”与“任人唯亲”两种对立的标准。任职资格以不同的内容,反映出这两种对立的标准。比如:在阶级社会,剥削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用血缘关系、门资、财资等任职资格体现出“任人唯亲”的用人标准。而无产阶级用体现德、能、勤、绩、体等方面的具体资格条件来体现“任人唯贤”的用人标准。任职资格是人们对以往该职位担任者自身素质与功过得失之间关系的理性反思和经验总结,它反映出不同职位对担任者的要求。有的职位要求德才兼备在有“才”的基础上侧重“德”,有的职位要求德才兼备在保证政治思想品质好的前提下侧重“才”,有的职位要求德才均衡、素质全面,还有的职位着重要求单项能力突出等等。因此,仅仅用德才兼备是很难区分这些差异的。比如,对一名专家型技术军官和一名军事指挥军官,如果只靠德才兼备很难任用他们到相应的职位。虽然两名军官都可能是德才兼备,但其德才在内容的指向上却有很大的不同。干部任职资格处于较低层次,对所有职位规定的内容比较详细,不仅有干部应具备的基本条件、还有针对其具体职位的特殊要求。因此,干部任职资格比德才兼备具有较强的职位针对性和更细的内容和要求。从德才优秀的干部中,选择更符合任职资格要求的干部,才能达到优中选优,提高我军战斗力的目的。